首页 > 仙侠小说

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全章节完本全文分享-舒明雪容非小说完本

舒明雪容非 阳光小说 2020-09-08 08:12:49
  • 舒明雪容非全文全集版免费阅读-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(舒明雪容非)完整版全集版免费阅读

    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全集免费阅读

    阳光小说舒明雪容非txt小说分享免费全章节专栏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阳光小说向您推荐当下热读舒明雪容非小说完本,该故事引人入胜,舒明雪容非正是我们所熟悉的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小说中的男女主角,接下来是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全文摘要:发号施令的人,正是站在白鹿身边的玄衣少年,他是舒明雪上一世的灵修对象,也是江陵容氏最小的公子,名叫容非,年十七,生的是俊美无双,但因为天生弱听,十岁才学会说话,...

舒明雪容非小说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全集免费阅读:

之前船舱里有火炉还不觉得冷,此刻三月倒春寒,又是在江边,她们衣衫又单薄,江风一吹,冻的她和几个女孩子瑟瑟发抖。
“给她们厚一点的衣服吧。”有怜香惜玉的男人在人群里说道,但立刻被站在他身边的老婆一个眼神瞪了回去。
“魔宗的妖女可是生活在雪域的,怎么会怕冷。”有人嘲讽。
舒明雪表示不同意,那东北人冬天到了南方还说快被冻死了呢。
衣服自然是没有的,谁出来看热闹还带多的衣服啊,而且容氏也不知道她们穿的这样单薄,并没有提前准备。
被容家弟子带到容非身边后,她悄悄用余光看着他。
他的模样与上一世初见的时候并无二致,但眼神却不一样,此刻的少年眼尾带着锋利和冷寂,不像从前那样的纯真与温柔,原来这才是他本来的模样,活脱脱一只冰冷小狼狗啊。
所以,上一世他是真的对她有心意吧,要不然以他这样的性格来看,怎么会与她灵修三年。
只是她上一世开局就服了绝情丹,对他的喜欢无动于衷,后来虽论了婚嫁,但当天她正好***第一层达成,为了更好的修炼,她直接逃了婚,现在想来,好像是有点过分。
不过,既然他是能够喜欢上她的,那这一世的任务就容易了,只要她像上一世那般对他,让他再次喜欢她,对她言听计从,然后让他远离魔道,任务不就完成了。
如此,她也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,回到亲爱的父母身边。
正胸有成竹的暗暗笑着的时候,一旁的少年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而且眼睛里还有警告的意味。
可怕。
她立刻收了笑容,没有鞋子的那只脚也冷冰冰的,让她忍不住在另一只脚的鞋面上蹭着,但稍微一动,那金玲又叮叮当当的响着,惹的少年眼神一沉,她就不好意思动了。
在她们这几个女孩子下船后,一同被押送来的魔宗其他人也陆续下着船,他们全都是男子,其中还有几个熟面孔,都是上一世她在容家生活的时候有些交情的人。
这些男子下船的时候,容家子弟更加的谨慎,因为这些人不是她们这些还没什么修为的女子,他们的手上是真的沾过血的。
容家子弟和容非一样,都是穿着玄色暗金镶边的紧身窄衣,马尾高束,腰间佩着长剑,背上背着长弓,是仙门里少有近战远战都十分强悍的修士,这次大破魔宗,容家的弟子就是主力军。
但在装束上,容非和这些弟子们又有些不同,那就是他的耳后还戴着一对“助听器”。
因为天生弱听,为了让他能听见声音,容家在他十岁的时候找到了一块世间极稀有的寻声石,然后打磨成两块镶嵌在用纯金制作的一对羽翼状的发饰中,只要他戴在耳后的发上,就能听见别人的说话,可若一取下来,他就很难听到声音了。
也许这就是上苍的不完美吧,给了他良好的家世,聪明的才智和无双的美貌,却让他无法正常的倾听这个世界的声音,让人叹息。
她忍不住又偷偷看向他耳后的那对嵌着寻声石的金色羽翼,这样华贵的东西,普通人戴着恐怕要被说哗众取宠花里胡哨,因为这金色羽翼实在是耀眼。
但因为他生的好看,气质又冷的如雪中松,就算金子在他面前,也变得黯淡无光。
看着他模样,虽然说她对他是早就熟悉的,可不知为什么,现在心里有些不踏实的感觉。
就在她琢磨这种感觉从何而来的时候,一个魔宗弟子突然吞下一颗炎火石,一边扑向容家子弟一边大叫:“去死吧,我今天要和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同归于尽。”
四周围观的百姓被吓的四下逃窜,她心中也是害怕,因为只要被火石的炎火沾上的东西,除非自己燃尽,否则是不能扑灭的,看来这魔宗弟子是假意归顺的,其真实目的是要来杀人,否则身上也不会有炎火石这种罕见的火物。
眼看着男子就要燃烧起来,突然一道黑影直接点在了那男子的心口,然后迅速飞离落回容非的腰间,留下一个血淋淋的洞向外喷着血。
他杀了人,也没给对方任何活命的机会。
胆小的人见了这一幕,全都吓的惊声尖叫起来,尤其是舒明语她们几个少女,更是吓的捂住了嘴,这也不怪她们,因为这场面实在是过于让人不适。
舒明雪心里也是突突乱跳,胃中也难受。虽然上一世她修到了飞升境界,但从未杀过人,也未见容非这般杀人。
即便她知道容氏子弟对魔宗出手果决,不是透人心脏就是割人首级,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,她还是有些吃不消。
她下意识的看向容非,发现他也正看着她,眼中一丝警告,好像告诉她如果敢惹事就是这个下场。
冰冷的空气里是浓重的***味,她往离他远些的地方站了站。奇怪,上一世也没见他这样的狠戾,难道这才是他本性,只是那时对她隐藏了?
炎火石燃烧了起来,很快就将男子烧成灰烬,一阵江风吹过,再无痕迹。
这一剑成功的将魔宗弟子们怔住,也让在场的江陵城百姓们鸦雀无声,这些百姓虽就从小在江陵城长大,但极少亲眼见容氏子弟出手,现在见了容非的身手,怕是晚上都要做噩梦了。
“人数清点好了没有?”容非冷声问道。
立刻有管事的弟子过来:“清点好了,一共是三十二人,其中女子七人,男子二十五人。”
“嗯,准备回府。”他说完翻身骑上白鹿,而她们这些魔宗的人则被要求都牵着一根绳子,排队上山。
看着眼前的高山,惊魂未定的舒明雪犯了难,她没鞋子,皮肤又生的***,这样走上去,估计脚要废了。

舒明雪容非完本阅读

她想提个意见要双鞋子,可容家子弟个个眼神都带着杀气,以他们对魔宗的仇恨,她担心鞋子没要到倒要来一剑透心凉。于是她只能这样赤着脚跟着大家一起往山上走。
在世人口中,江陵容氏更多的被人称为寒江雪府。
相传容氏仙门的开山祖师是一个出身捉妖世家的男子,但他成年后觉得人心比妖邪更可怕,于是考了功名***官场,试图通过朝廷的力量来挽救人心。虽以状元身份***朝廷直面天子,可惜他为人刚正不懂变通,没过一年就被贬出朝廷,在一些穷苦之地做官,然后没做几年又被贬走,无法安身。
他四十岁的时候,又一次被贬,在大雪纷飞之日乘船经过江陵城的时候,看着漫天的飞雪他不由感慨自己不惑之年还这般流离,不由心灰意冷,当即下船辞官,在附近的归于山上开山建府重操旧业干起了捉妖的本行。
因他老年常在雪天江边的一艘小船上垂钓,颇有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味道,从此,寒江雪便成了容府的代名词。
她一边走在青石铺成的山路上,一边远眺寒江雪的那些亭台楼榭,它们如星阵一般落在山间,春日的阳光照在屋顶的青瓦上,闪耀着点点光芒。
看着曾经生活过三年的地方,她不由感慨,原以为再也不会回来了,却没想现在不但回来了,而且还是从没经历过的剧情开始。
归于山很高,走了大半个时辰,也才到半山腰,她的脚也打了水泡,走的一拐一瘸的。
其实赤脚走路这种事也没什么,小时候穿的那种塑料水晶凉鞋经常断鞋带,好几次断了后不能穿,她也是打赤脚从学校走回家,且那时侯的路还没有这青石板的路好走呢,都没见磨***泡,也不知道这原主怎么保养的,皮肤也太***了。
“明雪,把我的鞋子给你穿吧,要不然待会儿走到了,你的脚怕是也要废了。”走在她后面的少女小声说道。少女叫碧珠,是这些女孩子里唯一和原主关系好一点的人。
“没事,马上就要到了,我坚持一下就好,别弄的你也磨破了脚,而且我的脚比你的大些,也穿不上。”她感激这个少女的好意。
少女还想说些什么,一旁监管的弟子厉声道:“不准交谈。”
两人吓的立刻噤了声,只能老老实实的向前走。
此时容非骑着白鹿跟在队伍的最后面,一旁的弟子看着舒明雪的情况说道:“公子,要不让人单独将她送上去吧。”
容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平日里也没见你这样关心别人,怎么,这么快就被迷惑了?”
那弟子忙道:“公子误会了,我只是怕若是那女子真的受伤了会让别人非议。”
“非议?”他冷笑一声:“我倒要看看谁敢因为这事非议。”
那弟子立刻不敢多言了,同时他也觉得自家小公子这几日性格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,虽都还是冷冷的,但比从前少了一份与世无争,多了一份萧杀之气。
就好像,突然之间他经历了许多,成长了许多。
而容非的确如此,只不过他的经历和成长,来自上一世。
此时此刻的他,和舒明雪一样,也重生了。
在经历了背叛、分离、尸山血海之后,他在五天前重生了,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十七岁,他还是天下第一大仙门江陵容氏的小公子,世人羡慕的景行君,有叔伯们的疼爱,有哥哥姐姐们的照顾,还有,她要来寒江雪的消息。
她是他上一世生死离别的始作俑者,是他那炼狱般人生的加害之人,是他在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都不能忘却的仇人,如今她不过是磨破了一只脚,就算是将她脚砍下来,也不足以解他心头之恨。
舒明雪正走着,忽然觉得背后冷嗖嗖的,忍不住裹紧了衣服快步向前。
又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寒江雪,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棵千年的照水梅,寒梅在这万物还未复苏的季节枝繁花茂的,长的正好,微风轻拂,鼻尖都是梅花淡淡的冷香。
梅花树旁一块两米多高的孤石,石上力透纸背的写着“大功师”三个字,这是三百年前容家退魔宗于西部后,仙盟专门为他们立的柱石,也是对他们修仙界最强的肯定,容氏很看重这块石头的,因为它代表着容家在凡人修仙界的地位。
众人在门前站好,舒明雪悄悄掂起脚看了看,果然好几个水泡,怕是这几日有的疼了。
容非从鹿上跳了下来,手持短鞭走到台阶上冷冷的看着众人:“这里不是魔宗,你们要懂惜命。”
短短一句话,让气氛更加的凝重了,大家刚才在码头上是见过他怎样杀人的,知道他这番话并不是吓唬他们的。
他说完之后,目光又扫了一下舒明雪,舒明雪心中一紧,怎么又感觉这句话是对她说的,自己就这么惹人公愤么?
训完话后,有男女弟子分别来带他们前去梳洗,然后再去见容氏家主和长老们。
进了寒江雪后,男女便分开了,舒明雪她们由两个女弟子带着去洗浴,她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,虽然时隔多年,但看到这里的一草一木,依旧并没有离开过多久。
明畅的长廊,倚在墙角的芭蕉,临水的寒梅,参天的楠树,以及树下或站或卧的悠闲麋鹿,都是上一世的景象。
穿过长廊,拐过一个小院,又见一水池,水池边几只白鹤或亮翅,或引颈,怡然自得。
走到这处,她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,因为这里就是她第一次和容非见面的地方。上一世她就是在这个池子里把不会水的容非救上来的,而且还给他做了人工呼吸。
是的,江陵容氏悉心教养出来的世家小公子,在陵江边上长大的容小公子,不会水。

本站推荐理由

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完整资源全本完本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,故事情节环环相扣,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!

点击免费阅读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所有章节!

舒明雪容非小说仅代表穿成***宗女修后[穿书]作者观点,不代表阳光文学网立场。

阳光小说推荐

阳光小说排行

欢迎访问阳光小说导读资讯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若无意侵权,烦请联系2438514686@qq.com删除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